15张图看懂:美国经济最大的动力——消费可能有

美国2月各种消费数据均在下降,一季度GDP可能也要“凉凉”。作为世界经济重要的贡献者,美国消费频频显露出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颓势。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消费的疲软可能是受到太多贸易摩擦的牵连。

占美国GDP比重70%的消费,未来并不被人看好。

德意志银行发布报告显示,美国经济的最大动力消费力出现疲软,未来对GDP的负面影响将显现。报告用15张图表串讲了这一逻辑。

首先,2018年美国消费支出创造的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7%,比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GDP占比还高出一个百分点,显示出举足轻重的地位。

然而,这一世界经济的巨大引擎却可能在未来出现哑火。

其中,销售高价商品的员工(二手车中介、家居产品店员、旅行社店员)每周工作总时长的增速自2016年以来呈下降趋势,且目前三者均处于负值。而上一次这种情况出现在2008-2010年金融危机期间。

美国对于贷款的要求自2016年美联储加息以来也越来越严苛。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信用卡消费、车贷以及其他贷款方面的增速出现疲软。

其中,信用卡消费的利率创下近20多年来新高。这意味着,美国人每月需要偿还越来越多信用卡消费所产生的利息。

车贷利率在2018年也上升了2%,创下自2011年以来的最高,且还在迅速上升。新车60个月分期付款与二手车36个月分期付款的利率均在5%左右。

随着信用卡消费和汽车贷款的利率越来越高,美国家庭的利息支出以每年15%的速度飙升。从历史上看,几乎每一次该数字飙升,美国经济衰退就会随之而来。目前,美国家庭利息支出的增长率已跃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国家庭要花越来越的钱在支付利息上。这一比例在2018年猛升至2.4%。

美国人购买力减弱的直接标志就是买车的意愿在下降。其中,美国收入前33%的家庭,购车意愿有所下降。美国轻型轿车的零售量也稳中有降。

美国人买房子的意愿更在下降,特别是美国收入前33%的家庭尤为突出。

除了房子和车子在美国都不好卖之外,其他零售品的市场增长率也在直线下降。

因为美国人需要支付更多的信用卡利息,所以信用卡违约也有抬头之势。自2009年底以来,美国人信用卡违约的增速出现显著下降,但在近年来有上涨的趋势,特别是2018年。

车贷违约方面,自2009年增速下降后,2015-2018年间增速又开始上升。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消费贷款违约率上升往往预示着失业率上升。2015-2018年间,美国的消费贷款违约率呈V字上升。虽然失业率还在持续下降,但是可能有上升的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千禧一代(范围大约是18-39岁)的信用卡消费违约率在所有年龄段人群中较高。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到,截至2018年年底,他们背负的债务总额突破1万亿美元,创2007年底以来新高。

美国小企业信心指数在去年第四季度大幅上升后,今年迅速滑落,下降速度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的。ISM非制造业指数的增速也在下降。

美国近期关于消费的数据均不乐观。

美国2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终值由95.5下修至93.8,接近两年来低位,不及预期95.9。美国2月消费者现况指数终值由110下修至108.5,创2016年11月来新低;2月消费者预期指数终值也由86.2下修至84.4。

受到消费萎缩等因素的拖累,高盛和纽约联储GDP模型对美国今年一季度GDP的预测,都下调到了不到1%。亚特兰大联储的模型更加悲观,认为一季度的增长只有可怜的0.3%。

华尔街日报援引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Penny Goldberg的话说,美国消费疲软可能受到贸易摩擦的影响。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经济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进口商将高达690亿美元因贸易摩擦产生的额外成本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到2018年底,这些关税成本将导致美国实际国民收入每月减少14亿美元,继而对美国未来的消费造成冲击。

华尔街见闻胡琛(封面图来源于摄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