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会让有意愿

当地时间5月15日,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在未来投资会议上表示,为让有意愿者可以工作到70岁,拟规定企业需努力确保高龄人员的工作机会。据报道,日本现行法律规定企业有义务通过废除退休制、延迟退休年龄或引进继续雇用制度,雇用有意愿的雇员直到65岁。日本政府有意在维持这一内容的基础上,将年龄上限提高至70岁。报道称,由于日本少子老龄化问题突出,如何确保劳动力成为一大课题。对此,安倍政权提出,期待实现“终身不退休社会”。

人口老龄化(The Aging of the Population)是指人口生育率降低和人均寿命延长导致的总人口中因年轻人口数量减少、年长人口数量增加而导致的老年人口比例相应增长的动态。这其中具有两个含义:一是指老年人口相对增多,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不断上升的过程;二是指社会人口结构呈现老年状态,进入老龄化社会。

根据1956年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确定的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则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1982年维也纳老龄问题世界大会(1982年7月26日—8月 6日召开),确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0%,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严重老龄化。

图1,全球平均年龄分布图

而在世界人口老龄化的国家中,日本的老龄化的严重程度被认为超过了其他国家。日本国(Japan,にほんこく),简称日本,意为“日出之国”。日本国位于东亚地区,领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四个大岛及 7200 多个小岛组成,总面积 37.8 万平方公里,是名副其实的“岛国”。

日本的老年公民比例极高。在日本,不仅是农村,而且在城市地区,正在经历一个“超老龄化”的社会阶段。根据2014年的统计,日本人口中有33.0%年龄在60岁以上;65岁以上的占25.9%,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75岁以上的占12.5%;官方估计,到2050年,65岁以上将达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据日本内阁府预测到 2030 年,日本总人口将从 2010 年的 1.28 亿人下降至 1.17 亿人,2048 年将下降至 9913 万人,而 2060 年将减少至 8674 万人,届时老龄化比例将达到 40%。劳 动人口占比持续下滑,预计 2020 年为 60%以下,2050 年全社会将只有近 50%劳动人口。

?图2,2060年日本老龄化比例将达到 40%

日本在1947年到1949年之间出现了战后的婴儿潮,但1948年,日本法律对人工流产的放松,使得出生率降低;其次,日本人口人均寿命较高,也使得日本老龄人口比例居高不下。日本的预期寿命在2016年是85岁,与新加坡类似,只比摩纳哥略低。其中男性预期寿命为81.7岁,女性预期寿命为88.5岁。而日本的“全民长寿”现象得益于二战后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医疗水平的迅速提高。

此外,低生育率也导致了日本老龄且少子化问题的加剧。日本的总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一生中每个妇女生下的子女数量)自1974年以来一直低于2.1,并在2005年达到历史低点1.26。截至2016年,总生育率为1.41。其原因在于一系列经济和文化因素促成了20世纪末期分娩率的下降:晚婚、少婚,高等教育,城市化,核心家庭(不是大家庭)的增加,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差,女性在劳动力、工资和终身雇佣差距,生活空间缩小,养育孩子的成本较高。

许多年轻人由于缺乏正式就业而面临经济不稳定的局面。日本约有40%的劳动力是非正式的,包括兼职和临时工。这个群体中的年轻人多数并没有考虑结婚。尽管多数已婚夫妇有两个或更多的孩子,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推迟或完全拒绝婚姻。在1980年到2010年间,未婚人口比例从22%上升到近30%,预计到2035年,四分之一的人选择在不会在能够生育期间结婚。

人口发展趋势正在改变日本各个层面的关系,创造出新的政府责任,并改变日本的社会生活。老龄化和劳动适龄人口的下降引发了对未来国家的劳动力、经济增长、偿付能力的担忧;也促使了国民养老金(national pension)和医疗保健服务的发展(healthcare services)。

东京(Tokyo),几乎是日本唯一的能看到人口增长的地方,但是其人口增长主要是由于国内移民来。在2005年至2010年间,日本47个地区中有 36 个县人口减少了5%,许多农村和郊区正在成为废弃的“空城”。预计到2040年,日本大约有一半的城市可能会消失,因为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正在从农村到东京,大阪(Osaka)和名古屋(Nagoya)等地区迁移。老年人口比例的增加对政府的财政支出和政策有着重大影响。在20世纪70年代初,公共养老金,医疗保健和福利服务的支出只占日本国民收入(national income)的 6%左右。1992年,这一部分的国家预算的达到18%,预计到2025年,国民收入的28%将用于社会福利。

少子化使得人口减少,但也使这个国家拥挤的大都市地区更加宜居。然而,低出生率和高预期寿命也使得标准的人口金字塔(population pyramid)发生改变,青年人的比例较小。2014年,老年人抚养比(the aged dependency ratio,65岁以上人口与15—65岁人口的比例)显示老年人口与劳动年龄的比例为40%。预计到2036年将增加到60%,到2060年将增加到近80%。

图4,标准人口金字塔

图5,日本人口金字塔2005年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劳动力中的老年劳动者数量不断增加。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 The U.S. Census Bureau) 2002年的估计,到2030年,日本劳动力中,年轻劳动力下降18%,消费人口下降8%。日本劳动力市场(The Japanese labor market)已经面临着满无法足工人需求的压力,有125个工作岗位到2015年底,每100名求职者中,年老一代退休,年轻一代数量减少。

图6,日本人口金字塔2013年

日本在2000年引入长期护理保险(long-term care insurance),对医疗体系的监管做出了根本性的改变。然而,由于零增长,年轻人口大量减少,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日本老年人的比例也会有很快的下降。有趣的是,日本的老龄化人口被认为是日本经济繁荣的巨大贡献者。日本的便利连锁店为老年人开设了成人纸巾和尿布,强力洗涤剂,吸管杯,漱口盆,甚至大米和水。但是,在劳动力下滑的情况下,劳动人口正在影响国民经济。因此,政府把重点放在再生医学和细胞疗法等医疗技术上,招募更多的老年人加入到劳动力队伍中。

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劳动力短缺导致许多日本将法定退休年龄(mandatory retirement age)从55岁增加到60岁或65岁,今天,许多日本公司允许其员工在正式退休之后继续工作。1986年,政府将养老金待遇从60岁增加到65岁,养老金制度的不足使得许多达到退休年龄的人继续留在劳动力市场。联合国人口部部门(UNPopulation Division)200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日本需要将退休年龄提高到77岁,或者到2050年有1700万人的净移民( net immigration)才能维持退休人员的比例。

?图7,2040年预计日本女性人口减少分布图

总体说来,日本日口老龄少子化的问题在接下来的近半个世纪中还将持续发展下去。日本政府目前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老龄少子化的严重程度。这个人口问题或将给日本带来巨大的影响,劳动力问题变得十分严峻。一定程度上,又促使了日本福利事业和社会养老制度的健全与完善。对于接下来近半个世纪日本人口的发展,世界各国也都在时刻关注。日本,也将在这个人口问题中探索出新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