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去杠杆:清退“僵尸企业” 债咋办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推进,如何处置“僵尸企业”债务?怎样约束国有企业财务杠杆?这些成为摆在今年去杠杆工作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每经编辑 祝裕

  企业在清理处置过程中,遭遇债权损失与债务负担沉重双重瓶颈,导致僵尸企业多年僵而不死、难以处置。这是出自致公党中央拟向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提交的一份提案。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推进,如何处置僵尸企业债务?怎样约束国有企业财务杠杆?这些成为摆在今年去杠杆工作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清退僵尸企业债咋办?

僵尸企业没有竞争力,迟早会被淘汰,去杠杆的关键就是清退这批长期浪费资源的僵尸企业。全国人大代表、华峰集团董事局主席尤小平说。

但清退僵尸企业不是说简单关门了事,背后沉重的欠债该咋办?

全国人大代表、东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都本伟表示,如果不加以处置,僵尸企业背负的债务或将变成银行不良贷款、违约债券等,给防控金融风险带来较大压力。

目前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偏高,测算有150%左右,高于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要积极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高杠杆率带来的风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原主任徐绍史说。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有效处置僵尸企业。积极稳妥去杠杆,促进企业盘活存量资产。

都本伟认为,对于杠杆率较高、获利能力差的僵尸企业可采取兼并重组、债务重组或破产清算等措施。

去年以来,江西、山东等地组建了不少债委会,各债权银行协商采取一致行动,不得随意停贷、抽贷,对扶持类、挽救类、退出类企业的债务采取不同对策。

债委会在处置僵尸企业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可以促使银行、企业、地方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坐下来共同面对问题。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说。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已经成立的债委会12836家,涉及用信金额约14.85万亿元。

国有企业如何降杠杆?

国有企业在产能过剩行业比较集中,这些企业的特点是投资大、负债高。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

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特邀顾问杨凯生表示,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关键是要找到国企杠杆率之所以高的原因,争取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中冶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曾是辽宁国企亏损大户,该企业生产经营资产负债率一度高达241%。2012年决定实施破产重整后,该企业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由引入的民营股东全权负责经营管理,合理控制负债率。企业实现了快速发展,去年前9个月已实现利润1.41亿元。

现在强调管理国企要以管资本为主是正确的,但如果认为管资本只是提升资本回报、维护资本安全,那还不够。杨凯生认为,管资本还应包括一个内容,即国企出资人、国企监管人有责任维护国企杠杆率的稳定。

国有企业的债务负担比较重,是因为资本补充机制还不够。全国政协委员、中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振明表示,在去杠杆方面,今后以债转股为主要方向。

记者从发改委了解到,截至3月6日,银行所属机构、资产管理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等四类实施机构与36家企业签订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签约金额4877亿元,涉及钢铁、煤炭、有色等行业,已落地实施金额530亿元。

债转股项目加速推进,是否会令僵尸企业存活更长时间?对此,郭树清明确表示,市场化、法治化推进债转股,不搞行政命令、不搞行政谈判,完全由当事各方自觉自愿协商谈判。但是,扭亏无望、已失去生存发展前景的僵尸企业禁止作为市场化债转股的对象。(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