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如何拥有喜怒哀乐:情绪转换为数学模型

  小罗伯特唐尼以2008年的电影《钢铁侠》风靡荧屏,但是这部电影不仅仅只有他一个重要角色,还有一个很受大家关注的非人类角色,那就是钢铁侠的机器人助手。在电影中,小罗伯特一直斥责和嘲讽他的机器人助手。而这个机器人能通过声音和夸张的行为来辨别人的情绪,所以在挨骂时会可怜的低头,表现的垂头丧气。这就是能体验情绪的机器人,可仅仅存在于电影中。为此,《Nautilus》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有趣且详细的文章提出一个问题,是否可以制造出像《钢铁侠》中一样的情绪机器人?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想想情绪到底是什么?

  我们往往自然的认为,拥有情绪和感知他人情绪是人类的天性。《Nautilu》杂志的作者NeilSavage在文章中写道,我们不期待机器会理解我们复杂的情绪,因为正是这些无法解释的情绪才体现了人类的特性。但是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因为情绪并不是无法解释的,情绪只不过是人类对于周围环境改变的自动反应,这种反应归根究底是人类为了适应生存而做出的进化。

  神经系统科学家JosephLedoux将情绪比作有生命物体的生命电路,不管是人类还是单细胞阿米巴虫,都具有这种电路。环境的刺激会使电路发生变化,而我们会做出特定的反应提高生存概率。神经元的特殊信号会刺激大脑,大脑会命令释放肾上腺素,这种激素会加速心脏跳动,促使动物在面对危险时战斗或是逃跑。这种生理机制,就是情绪。JosephLedoux如此定义情绪。

  显然,不同生物的机制是不同的,我们人类的大脑结构和情绪反应要比阿米巴虫复杂的多,甚至可以说比其他所有生物都要复杂。不过,应该还有其它的原理来解释我们的情绪(以及我们如何感知情绪),那样我们离制造出情绪机器人又近一点了。

  我们渐渐意识到我们表达情绪的机械动作与情绪本身是分不开的。Savage写道,通常,这些动作确定我们是什么情绪,比如笑代表的是开心。作家EricFinzi的新书《TheFaceofEmotion》就是讲述这个道理。所以,如果我们的情绪是机械的,那就可以被检测和确定,这就是一些科学家运行情绪电脑的原理。具体来说,就是机器通过观察我们的行为方式来测定我们的情绪,首先记录一个人声音大小、脸部变化以及走路的步伐,然后将这些转换为量化属性,通过分析属性的值来描述一个人的情绪。还有一些科学家将情绪转换成一个数学模型,然后通过编程将模型嵌入到机器人中,这种拥有喜怒哀乐的机器人将会更好的做出决定并且更有效率的完成任务。

  小罗伯特唐尼以2008年的电影《钢铁侠》风靡荧屏,但是这部电影不仅仅只有他一个重要角色,还有一个很受大家关注的非人类角色,那就是钢铁侠的机器人助手。在电影中,小罗伯特一直斥责和嘲讽他的机器人助手。而这个机器人能通过声音和夸张的行为来辨别人的情绪,所以在挨骂时会可怜的低头,表现的垂头丧气。这就是能体验情绪的机器人,可仅仅存在于电影中。为此,《Nautilus》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有趣且详细的文章提出一个问题,是否可以制造出像《钢铁侠》中一样的情绪机器人?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想想情绪到底是什么?

  我们往往自然的认为,拥有情绪和感知他人情绪是人类的天性。《Nautilu》杂志的作者NeilSavage在文章中写道,我们不期待机器会理解我们复杂的情绪,因为正是这些无法解释的情绪才体现了人类的特性。但是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因为情绪并不是无法解释的,情绪只不过是人类对于周围环境改变的自动反应,这种反应归根究底是人类为了适应生存而做出的进化。

  神经系统科学家JosephLedoux将情绪比作有生命物体的生命电路,不管是人类还是单细胞阿米巴虫,都具有这种电路。环境的刺激会使电路发生变化,而我们会做出特定的反应提高生存概率。神经元的特殊信号会刺激大脑,大脑会命令释放肾上腺素,这种激素会加速心脏跳动,促使动物在面对危险时战斗或是逃跑。这种生理机制,就是情绪。JosephLedoux如此定义情绪。

  显然,不同生物的机制是不同的,我们人类的大脑结构和情绪反应要比阿米巴虫复杂的多,甚至可以说比其他所有生物都要复杂。不过,应该还有其它的原理来解释我们的情绪(以及我们如何感知情绪),那样我们离制造出情绪机器人又近一点了。

  我们渐渐意识到我们表达情绪的机械动作与情绪本身是分不开的。Savage写道,通常,这些动作确定我们是什么情绪,比如笑代表的是开心。作家EricFinzi的新书《TheFaceofEmotion》就是讲述这个道理。所以,如果我们的情绪是机械的,那就可以被检测和确定,这就是一些科学家运行情绪电脑的原理。具体来说,就是机器通过观察我们的行为方式来测定我们的情绪,首先记录一个人声音大小、脸部变化以及走路的步伐,然后将这些转换为量化属性,通过分析属性的值来描述一个人的情绪。还有一些科学家将情绪转换成一个数学模型,然后通过编程将模型嵌入到机器人中,这种拥有喜怒哀乐的机器人将会更好的做出决定并且更有效率的完成任务。

  或许会有些人存在异议,他们会认为机器人虽然可以观察人类的面部变化,或是会记录说话声音的音调和响度,但是机器人不会真正理解这些,这样就无法分辨这个人是快乐还是悲伤、是兴奋还是愤怒。这些人应该是忽视了上述的理论,人类的情绪是对环境变化的自然反应,机器人对环境变化做出反应也不是不可思议的。因此,《Nautilu》的文章深入研究了上述的两个理论,并且尝试将它们都运用到制造情绪机器人上来。

  然而,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有力观点存在于《Nautilu》杂志上。ArivdKappas是德国雅各布大学的一名心理学教授,他研究的项目之一就是情绪。他认为,从情绪的定义上来说,一个没有认知能力的婴儿是不能理解和表达情绪的,婴儿只有本能的反应,这种反应不能称作情绪。动物们都有天性,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只有那些和人类相似的动物才具有情绪。所以,Kappas到底相不相信机器人具有情绪呢?Kappas是如此说的,机器人像鳄鱼一样具有情绪,这可以实现,像狗一样具有情绪,也可以实现,像鱼一样具有情绪,当然可以实现。

  不过,机器人真的能和人类一样,用同样的方式表达情绪吗?答案是否定的。机器人的情绪只能称为机械情绪,不能算是人类的情绪,因为机器人只有机械的身体。Kappas说道。情绪是和我们肉体的感觉紧密相连的。机器人即使有情绪,也和我们的情绪不一样,它们没有心脏,只有电池。或许一个机器人在省电模式的时候,会梦到电子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