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推出“一口价” 10年来“佣金之战”由暗转

由于市场的变化,各大券商从2008年起开启了“佣金战”,为的就是抢占更多市场,来弥补成交量的下滑。这场迄今已有10年的“降佣”之争开始从各家券商暗自较劲变成摆上台面。2017年11月,证监会发布了《证券公司经纪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要求券商公开透明化佣金收取标准。业内人士对于“佣金战”也普遍认为已经没有下探空间了。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刘明涛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每经记者 刘明涛 每经编辑 谢欣

经纪业务是券商利润的最主要来源,素有现金奶牛之称。为抢占客户资源,各大券商的佣金战一直未曾停歇,这是券商经纪业务里最为激烈的战场。

为规范佣金管理,去年证监会下发文件拟规范证券公司公示证券交易佣金率,并要求实际收取佣金与公示标准一致。目前距离该拟实行新规发布已3月有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已有券商按照拟实行的新规公示了佣金标准。佣金收取标准的透明化,使得券商的佣金战从暗自较劲变成了直接放上台面,但未来券商佣金战其实已无空间。

透明化引发佣金明战

2017年11月,证监会发布了《证券公司经纪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在第二十五条佣金管理里,明确提出证券公司收取的交易佣金应当与代收的印花税、证券监管费、证券交易经手费、登记过户费等其他费用分开列示,并按照规定与约定提供给投资者。证券公司应当在公司网站、营业场所、客户端公示对应各类别投资者的具体证券交易佣金收取标准。证券公司实际收取的证券交易佣金应当与公示标准一致。

在该征求意见稿发布不久,川财证券率先选择公开佣金率,并推出一口价政策,无论客户资金大小都按照佣金万分之二点五,融资利率6.8%的标准收费。川财证券总裁特别助理、网络金融部总经理周蔚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佣金定价是基于三方面考虑,一是监管对我们的要求,二是同行的佣金率水平,三则是投资者期望。如果未来能够推动整个行业佣金明码标价,也算是促进行业发展。

对于这一政策要求,许多券商都按照规定执行。某大型券商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客户经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也已经按照监管层的要求,在我们的网站、营业厅公示了佣金收费标准,根据政策,佣金收取不得超过千分之三,我们对此进行公示。对于同行明码标价的做法,暂无法评论。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多家券商营业部均基本在网站、营业厅公示了佣金收费标准。

周蔚则进一步向记者表示,佣金透明是大势所趋,当然也会引起各大券商竞争,但在合规前提下,行业良性竞争是可以存在的。

虽然目前还是《证券公司经纪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的文件还未出台,但从调查走访中不难看出,券商对于客户资源之争,依旧在暗自较劲。尽管近年佣金收入占比在不断下滑,但这依旧是经纪业务里面券商不愿意轻易放手的一块肉。

10年来的残酷佣金战

众所周知,券商经纪业务盈利主要来源于成交量与佣金率,券商在竞争中面临着降价提量与保价损量的博弈,由于低佣金对于投资者主力之一的散户吸引力极大,在提升客户规模后可以伴随增值服务。而保持高佣金率很有可能付出流失大量客户的惨痛代价,除非投入更多成本实现更为优质的服务。因此几乎所有券商在过去10年间,选择了更容易实现且能快速提升客户群体规模的低佣金手段,使得券商间佣金战愈发激烈。

自2007年牛市后,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股市低迷也令交投清淡。迫于市场的转变,各大券商从2008年起开启了佣金战,为的就是抢占更多市场,来弥补成交量的下滑。在短短三年时间里,行业佣金率从2008年的千分之一点六快速下降至2011年的万分之七点九。在这期间,方正证券和中信证券的降佣最为激进,年化降幅都超过了30%。而中小券商由于所处的地域内客户相对稳定,降佣幅度则相对较小。

首轮降佣战役打完后,佣金率出现了企稳态势。然而,2012年互联网+模式的出现,再一次成为新一轮降佣催化剂,引发新一轮券商的佣金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2年,证监会允许网上开户业务;2013年3月,中国结算公司发布《证券账户非现场开户实施暂行办法》,投资者可选择非现场方式申请开立证券账户。2013年8月,国泰君安完成首单网上证券账户开户。而佣金战实质性打响则源于华泰证券在2013年10月宣布在线开户佣金率为万分之三起,据当时的报道,在推广万三开户一个月内,华泰证券在线开户数量过万。

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国金证券与腾讯合作推出佣金宝;中山证券与腾讯合作,推出约万分之一的零佣金;华泰证券则与网易进行战略合作;万得与国元证券合作,在万得手机端推广国元证券金融服务,并积极拓展在线开户及交易等业务。随之而来的,就是券商佣金战进入了白热化。

事实上,此轮由互联网发展引起的佣金战,的确让不少券商取得不俗成绩,华泰证券和国金证券成为市场份额的最大赢家。2017年,华泰证券的客户流量集中于线上,目前涨乐财富通下载量为2600万,月活跃用户800万,在券商中排名第一。通过与客户触点的转变,华泰证券实现了传统服务网点和经纪业务体系的根本变化。

券商降佣空间已不大

我了解到佣金率现在已经低无可低,对大券商而言,佣金率下滑的损失可以通过其它业务弥补回来,甚至在其他业务上增加的收入远远超过佣金收入的损失。但对综合实力较差的中小券商,将会是一个越来越无法承受的事情。也可以说,佣金率持续下滑会倒逼行业洗牌的加速。一位深圳不愿具名的私募经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而从业内测算结果看,佣金的临界点在万分一点二左右,券商要发展经纪业务,在佣金上其实已无退路,过度的降佣只能损伤自身。

中金证券就分析指出,2016年券商经纪业务的平均利润率为51.22%,按照中性假设2017年日均股票交易额4500亿元,基金全年交易额87120亿元,分别上下浮动5%、10%,计算得出2017行业佣金率的盈亏平衡点基本在万分之二点二左右,相较于万分之三点七,下探空间已不大。

从这10年的发展来看,中金证券也表示,大券商的市场地位没有被佣金战所削弱,强者恒强的趋势一直在上演,而中小券商实现逆袭的案例则屈指可数。未来,经纪业务的市场格局仍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而且大型券商的领先地位将愈发明显。

而中国证券行业经纪业务的终极形态则可能是互联网巨头携流量优势成为中国版交易券商。大券商中擅长机构客户的公司可能会成为中国版的GS,而零售见长的公司会演变MS\UBS,还有更多的中小型券商仍然会纠结在佣金战的红海中。

上海巨潮资产创始合伙人赵公明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认为目前券商佣金价格战基本没有空间,主要是在于增值服务,大型券商在衍生品交易和投研服务方面有较强的优势,行业集中度会越来越提高。

相关阅读:

要开户数还是APP月活度?互联网+引出券商业务考核指标难题

2017券商经纪业务总收入下降22% 经纪业务已成鸡肋?

券商经纪业务现状:进入万家营业部时代 大力发展智能APP